LOADING

慶生堂奮鬥史

慶生堂孕育期、草創期 王吾生先生

王吾生創始人以不含臭油味的頭髮油,俗稱「ハイカラ海角仔頭」的髮油而發跡,早期創始人家境清寒,為了家裡生計,頭腦動得快的他開始將煤油製成頭髮油販賣,後來因產品散發出刺鼻的油臭味,進而在反覆的實驗下,在原料煤油內滴入香蕉油去除了刺鼻的油臭味,成功製成無臭味的頭髮油,從而開始了與化妝品為伴的一生。

最實在的內容,最實在的態度開創初期(民國34年來到嘉義),當時為日本人嚴管的日據時期,油原料取得不易,為做出頭髮油,曾和友人一起偷偷的取用燃燈用煤油,做為第一桶頭髮油的原料來源,後來因為私自油品交易而被警察帶走,過程充滿困難,為了生活,仍然努力製作頭髮油,更升級原料改用花生油,凡事親力親為,靠著一部借來的腳踏車載運或以勞力的方式挑運油料,在創始人秉持著「誠信、待人謙虛及廣交好友」處事方式和太太的全力配合下,逐漸在顧客間打出知名度來。

草創期 自產研發,創造驚人佳績

43年在光彩街十坪大的木造平房,建立了自己的工廠兼住處,在產品製作上,不管是成分還是製程皆由自己設計與調配,出產了華爾姿、POLABIS、一美人等品牌,之後陸續生產出祛斑霜、洗面乳、痱子粉、牙粉…等產品,在研發製作上不遺餘力,兩年後首創利用羊油混入自配秘方製成面霜,造成市場上空前的熱銷,進而創立慶生堂化妝品廠,延續創始人在化妝品事業上的根基。

不只是研發,連行銷都顧到了

公司成立之後,為了使更多的顧客知道慶生堂的產品,曾讓紀露霞、謝雷、劉福助、侯世宏等多位藝人歌手在嘉義、新營等地戲院公開發表產品,以一瓶面霜換取門票觀戲,成為最在地的親民產品,直到口紅類產品問世,是繼面霜之後,成為慶生堂化妝品廠綻放光彩另一高峰,創始人雖不識半字,但在顧客關係、產品研發與行銷上,卻懂得維護與創新,這與創始人待人處事的態度和對化妝品的用心是有很大的關係的,之後將會持續傳承下去,並發揚光大。

慶生堂延續期 王耀輝先生

年輕少時已充滿社會經歷

王耀輝先生年輕時雖個性較為叛逆好玩,但和第一代王老先生個性相似,是個重情義重朋友的人,因此交友廣闊,也許是身上生意人的血液在沸騰,從年輕時就已經在外頭打拼,擁有許多不一樣的工作經歷,較令人印象深刻的即是曾在高雄山區甲仙、六龜及沿海恆春一帶種植銀合歡樹,欲供台塑製作紙漿,幾乎都在外地勞苦忙碌,但所付出的,卻未得到相同的回報,整片的銀合歡樹,只因山鼠肆虐而破壞殆盡,然而終在73年回到嘉義從王老先生手中接過慶生堂後,才開始有了穩定的發展空間,也寫下了慶生堂另一段輝煌的事績。

造成台灣小口紅風潮

75年間的一次日本之旅,王耀輝先生注意到,資生堂做為贈品的小口紅,發現小口紅可帶來的價值性,因而開始生產小口紅,造成台灣小口紅旋風,人人一支小口紅,因小口紅的迅速竄紅,賺得豐厚利潤,並開始擴充廠房與投資海外-印尼、中國(南平),81年間並接著開發出不沾杯口紅,再次於台灣與印尼引起風潮。

投資失利,健康亮起紅燈

但好景不常,由於短時間內投資擴展速度太快,又因大陸投資評估錯誤與東南亞金融風暴貶值的影響下,重重的影響了台灣本廠的財務狀況,入不敷出,之後引發的問題正如海嘯般的快速襲來,令人措手不及,之後更因王耀輝先生長期奔波於海內外的事業,除了經營管理的壓力又有財務困境的雙重壓力下勞碌過度,終致身體出現了狀況,在正值壯年期時的他,就被檢驗出罹患了肺癌,在病發短短的3個月後,於86年8月與世長辭。

延續慶生堂的推手之一,堅強偉大的女士

突如其來的惡耗,使工廠就像一台失去方向盤的車,不但令家族成員們感到驚慌與悲傷,也重重打擊了員工們的工作士氣,更在外界普遍不看好慶生堂未來的情況下,堅強的太太林秀惠女士,忍住淚水勇敢堅定的面對一切,即使先生的驟逝令人心痛,但仍在沒有太多的援助下,獨自堅強的撐起慶生堂的重責大任,及照顧三個年少的兒子,之後更在王祈晴先生接起慶生堂時,成為最堅強有力的後盾。

慶生堂再創期 王祈晴先生

少時買賣經驗豐富多樣

第三代王祈晴先生,小時就經歷了家中經濟的高低起伏,曾因債務問題而四處搬家,也曾享有優沃的生活,因此人生經歷上比別人精彩,造就個性上的早熟與獨立,高中畢業後才發現家裡背負著龐大債務,這個最現實的畢業禮物,使得年少的他,腦中就已在思考要如何去賺錢,在當兵前後,就曾和朋友一起向檳榔西施和百貨櫃員兜售菸和化妝品,也在服役期間趁著休假,批貨進營兜售服飾、日用品和化妝品等給同袍弟兄,退伍後,一方面幫忙家中的工作,一方面也集資設立銷售公司,直到父親病發而結束自營事業。

不願在此結束,一肩扛起慶生堂

由於父親長期在外打拼忙於事業,兒時與父親深談的機會就不多,而後父親突然因病倒下,在那短短3個月的時間,與父親在病榻前的談話,是兩人之間談的最深也最多的一段時間。父親過世後,謹記父親生前交待的三件事,其中最重要的一件即是:「不管做人做事,皆須以誠為本」的信念,爾後也成為其經營慶生堂最重要的理念,所以不管當時公司的情況有多困難,仍毅然決然的決定接下公司的經營,凡事從零開始做起,他知道自己要比別人付出多一倍的努力,才會有回報,在實驗室裡兩三天不出門或是一做就是三更半夜,都是家常便飯,即使做到累倒,都不曾放棄,更利用假日南北奔波努力進修化妝品、與企業管理的相關知識。直到公司因龐大的利息支出與客戶倒債的危機,面臨跳票窘境,他也才從漫無目標的忙碌腳步中停下來,重新思考公司的定位與營運方式,靠著堅毅的信念與廣大的人脈,也獲得許多廠商、客戶、親友的支持與協助,讓慶生堂的歷史得以延續。

重新出發,打造高品質產品與形象

經過重新思考後,開始就從最熟習的口紅、唇蜜再次研發起,不再以追求大量低價產品為主軸,改而以生產高品質與特色性的產品為主,也因此成功的與其他同業做出區隔,夫妻倆同心協力辛苦奮鬥了7年,努力終於有成果,慶生堂的第一支不沾杯唇彩一推出,便成為慶生堂為各品牌代工的主力商品與這時期的代表作,不僅在台銷售成績亮眼,這股熱潮更延續到中東與歐美等各個國家,因符合市場需求而大賣,讓陷入財務困境的慶生堂谷底翻身,也再次打響了慶生堂的招牌,更奠定了王祈晴先生對於高品質產品不斷精進與研發的信心與動力。